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

【蓝A】听说我屠夫打的菜?-4



Alex自诩不是一个感性的人,但在那一瞬间,他确实恍惚了许久。




久到在网络另一边的蓝胖子有些尴尬地瞧了眼伍六七。




“我早就说了该我来邀请他吧,这会儿要是我,说不定人家直接进yy讨论合同了。”伍六七拍拍蓝胖子的肩膀,笑地露出两个酒窝来。




“滚一边儿去,”蓝胖子骂,随后又发过去一条消息,“这件事儿挺重要,都给我严肃起来。”




【GR丶蓝胖子:不用着急做决定,咱们互换一下联系方式,后天上午交选手名单,你明晚之前q我就行。我尊重你的选择,但作为gr的队长我可以提前向你保证,gr有最好的合同和最强的队员,论实力,我们不会输给任何一个职业战队。】




【GR丶蓝胖子:我相信你是最好的,而我们也同样值得你放手一搏。】




“严肃严肃,我已经去战旗给他送礼物了。”一茶拉着马克注册战旗账号,十个十个小星星连着送,还连击了二十个大宝剑。




蓝胖子探头凑过去看,Alex的直播间很安静,没有说话声,连网易云音乐被暂停在桌面上。人气倒是挺高,弹幕都在刷gr,问他和gr到底是什么关系,蓝莓去哪儿了,还有不明真相的围观路人来抢烟花。




“他会来的。”蓝胖子坐回椅子,“送几个礼物就别看了,继续训练,今晚和皮皮solo。”




“okok,gr向肝而生。”一茶关掉直播间,回到自己的电脑桌前。




“我练一下调香吧,”一直沉默的猫子开口,隔着电脑和蓝胖子说,“找找手感。”




“行。”蓝胖子把猫子和皮皮限拉到比赛位,看到剩下几个人早就挤到了观战位,“一个人练三局,都拿出最好的状态,最近每晚都有solo赛,每个人的情况我都会仔细看,然后安排首发阵容。”




一切都要靠实力争取,正式比赛马上开始,所有人的状态和手感不容一丝马虎。




“知道了队长。”猫子按下准备键,左手轻拂过键盘。




游戏开始,红教堂,出生在大门危墙的调香和教堂门前的杰克撞脸。




“猫子撞脸了。”马克在旁边沉声说,声音严肃。




猫子运气差这件事,一直是第五职业圈里喜闻乐见的一个梗,每次比赛都会被解说拿来取乐,粉丝也看的高兴。但对于gr来说,这根本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。




在战队初期,猫子的定位是机械师,所有求生者中修机最快的角色,同时也是最羸弱的角色。修机快,意味着她是对团队贡献最高的中心定位,羸弱则让她成为队伍中遛鬼的短板,只要被屠夫找到,必死无疑。




发挥不出修机效益的机械师,还能为团队带来什么贡献呢?




猫子作为gr初期的机械师玩家,几乎每局都会遇到这个问题,撞脸屠夫,无法修机。




凡是gr的比赛,如果画面刚加载出来,观众还没看到画面但却听到解说的笑声时,粉丝基本就能确认了,猫子的机械师,又撞鬼了。




可玩笑归玩笑,在第五人格赛事这么多年的进程中,从来没有人说过让gr换机械师选手,就连暗示都没有过。




因为这位老牌机械,从来都没有过操作失误。




没错,从gr的第一场比赛开始,他就尽职尽责地扮演着羸弱遛鬼位,不管屠夫多不信邪地想开局秒杀机械师,他永远用一个渺小又坚定的背影告诉对手,追我,你还不够格。




撞脸?羸弱?




所以呢?




gr不会认输,他不会认输,想抓他猫子的机械师,架着十层蛛丝再来试试吧。




“我转一号机。”猫子感受到心跳之后向危墙中间的板子卡,眼看着杰克的雾刃就要飞来,他抖着鼠标放出一个香水。




-当前无法使用该该技能。




半血调香加速冲向三号机的板子,猫子深呼吸,远离逐渐接近的杰克。




蓝胖子抬眼看向左边的猫子,他没能活过第二个雾刃,被杰克的隔板刀抽死。




“最近排位打的不太好,状态特差。”猫子歪头,双手伸平给自己做手操,“再来,还是杰克调香。”




红教堂老家,这次猫子出生在墓地,继续和在红毯出生的杰克撞脸。




“我这运气。”猫子笑着卡板,在杰克踩板后向后门废墟转。




面前是一板一窗,猫子毫不犹豫地就近翻窗,同时听到身后杰克挥出雾刃的声音,他按下香水。




-当前无法使用该技能。




“又他妈慢了。”猫子咬牙向双窗一板转点,坚持了两个雾刃的时间后,在小房被杰克的蓄力刀隔窗带走。




“别急,这次比刚才好多了,”皮皮限新开了一局,“不要想太多,相信你的经验和身体反射。”




猫子没有搭话,鼠标键盘按得很响,控制调香向小木屋转点。




没有熟悉的撞脸,皮皮限的杰克从墓地转到一号机才探到耳鸣,血色脚印向教堂内延伸,屠夫晃晃悠悠地追上去。




这一次调香发挥优秀,三瓶香水三次回香,最后在没了板子的墓地被杰克一波打倒,遛了足足120s。




“牛逼啊猫子,不愧是你。”马克笑弯了眼,倾身上来大喊大叫,“能遛皮皮这么久的,你们说!还有谁!”




“手感不错啊,再来一局吗?”蓝胖子问。




“不用,现在太晚了,皮皮还要给别人练,明天吧,我自己回去打打匹配就行。”猫子拍拍蓝胖子的肩膀,起身回到自己座位。




对面的马克勾住皮皮限肩膀嚷嚷着用魔术师制裁他,皮皮限乐着坐在他旁边,又新开了一局游戏。




猫子垂眼,电脑上的光在训练室里有点儿刺眼,屏幕里不是什么匹配练配合,而是一个黄色的好友对话框。




【猫徐坤请求加为好友】




Alex刚关掉直播间,电脑就叮咚一声传来好友请求。他搭上外套,看着熟悉的小号,坐直身体。




刚才蓝胖子的直播他用手机看过了,猫子这时候找他干什么,他心里清楚。




【猫徐坤:你好,我是gr的猫子。】


【Alex:你好,我是Alex】


【猫徐坤:还在直播?】


【Alex:刚下播】




对面半天都没发来消息,Alex喝了口茶,静静等待。




【猫徐坤:可以solo一把吗?】


【Alex:你建房】


【猫徐坤:ok】




用杰克进入游戏,Alex一眼就看见不远处机械师的脑袋,又撞脸了。




晃晃悠悠走过去,Alex按出一个雾刃,调香按下香水的同时回头,实体刀成功被蹭到,调香立刻回香,趁着杰克擦刀的时间加速向小房转。




杰克在小房里插下一个眼,调香毫不犹豫地转点,避开减速范围。




经验丰富,操作果断,Alex看着不远处翻板加速的调香师,仿佛看到了电脑对面的那个人。




gr年龄最大的选手,也是他们gr最坚实的后盾,最沉稳的靠山。




和皮皮限马克不同,猫子不是天赋型选手,内测时的人榜排名,他不在前十。




可他却是第一个被蓝胖子拉进gr的人皇。




电竞圈特别流行的一句老话,只有努力过才知道天赋有多么重要,很多老将都曾被这个道理击败在比赛台上。越来越多的新秀登台,出道即巅峰,年轻是他们最大的武器。




可猫子说过,天赋不够,那他就加倍努力,十倍不够就二十倍,二十倍不够就三十倍,他不再年轻,但胜在资历,经验也是赛场上最宝贵的一种财富。




猫子刚出道就二十二岁了,当时国内电竞环境差,他在一个草根战队里用着最差的设备,花最多的时间打着最多的战局。




蓝胖子相信他,gr需要他,所以他不能退缩,身体会累,精神不会,他还能再坚持。




玩命训练弥补了天赋的不足,猫子作为gr永远的首发阵容给战队带来无数荣誉。




与此同时一定会发生的,就是劳累的堆积,最终落下病根。




这个世界的猫子也有手伤。




一局solo结束,调香刚刚遛够60s。




【猫徐坤:谢谢你陪我训练】


【Alex:没事儿,还来吗?】


【猫徐坤:明天吧】


【Alex:好】




聊天告一段落,Alex也不打算主动去问些什么,这个世界的猫子和自己还不熟。刚要关电脑,一条消息又弹出来,Alex有些惊讶地又坐回椅子。




【猫徐坤:你会来吗?】




Alex了然,轻轻把头垫在胳膊上。




【Alex:会】


【猫徐坤:谢谢】


【Alex:?】


【猫徐坤:gr需要你】


【猫徐坤:这次比赛可能是我最后一场比赛了】




Alex一愣,不自主地抬头,心猛地跳了几下。




这个世界的猫子没有把手伤的事情告诉队员,他是在拼命。




【猫徐坤:我不想留遗憾】


【猫徐坤:最后一次,我想陪着他们漂漂亮亮地夺冠】




Alex无意识地深呼吸,嗓子莫名地有点儿酸,连带着眼眶都微微泛红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


猫子今年二十四岁,打完比赛就会奔向二十五岁生日,这个年龄放在电竞圈就是毫无疑问的老将,用不好听的话说,那就是超龄。




手速,意识,所有和比赛搭边儿的操作都会逐渐下降,最终落得一身骂名退役,毫无后路。




这是所有电竞选手都会经历的时期,他们眼睁睁看过身边的多少人走过这条路,如今,也终于轮到了自己。




【Alex:值得吗?】


【猫徐坤:值得】


【猫徐坤:永不言败,向光而生】


【猫徐坤:gr是我的光】




他不会退缩,踏上这条路的人都不会退缩。




年轻注定是无法被困住的,它不只属于少年,它属于任何一个渴望燃烧的灵魂。猫子用如今最后的年轻,来成全自己那破釜沉舟的青春。




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会后悔,但就在这一分,这一秒,他也想热血一回。




就当他现在还小吧,不懂事儿,只知道一头黑地冲向前,莽撞,但幸福,但满足。




Alex笑,向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送上一句话。




这也是他上辈子最想和他们说的话。




【Alex:别忘了,你也是gr的光。】




他不会把猫子手伤的事情告诉蓝胖子,他尊重每一个世界的猫子,理解并接受他的选择。




不管是暂时的休整换来光明前途延续职业寿命,还是忍受伤痛拼命练习提前为青春画上句号,这都是猫子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应有的权利,也是最后的体面。




猫子一直是gr的骄傲。




Alex不想再看,直接关掉对话框,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中。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天,他没觉得和上辈子有什么不同,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,有些意外也在慢慢回归正轨。




但他又在想,这真的是这个世界的自己想要的吗?




他为什么会穿越过来?




他拯救了谁?谁又影响了他?




视线移到震动的手机上,qq有好友消息,应该是蓝胖子训练赛结束来加他好友了。




【蓝胖子嘤嘤怪请求加为好友】

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嗨(哆啦A梦招手.jpg)】


【Alex丶:嗨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今天训练到很晚,刚加你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听说你给猫子训练了?】


【Alex丶:嗯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厉害吧,我们gr人均120s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无敌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不用着急,你先考虑着,明天告诉我就行】


【Alex丶:考虑好了】


【Alex丶:我愿意加入gr】




“靠,快来快来!”蓝胖子歪倒在沙发上的身子一下子坐直了,举着手机把屏幕给远处几个正在洗漱的青年看,“他同意了!”




马克和一茶欢呼着冲过来,伍六七皱着眉头,嘴里还含着牙刷,嘟嘟囔囔地问:“怎么可能,本大明星还没出马呢,你是怎么诱惑他的?”




“滚吧你行吗,刷你的牙去吧,”马克没穿拖鞋的脚朝着伍六七的小腿肚子踹过去,“哪儿都有你。”




“那怎么就不能有我了,马克我发现你这人这么爱搞人身攻击呢,我也是gr的一员啊,这种事儿必须有我,而且Alex还是我迷弟呢。”伍六七据理力争,坚决捍卫自己作为gr队员的权利。




“你能别跟蜥蜴人似的往上凑吗,又踩我脚!Alex进来那是队长的功劳,再往深里说是gr牛逼,你可别搁那儿显摆了,脸又大了吧?赶紧的去健身房,用脸跑步去。”马克不甘示弱,小嘴叭叭的骂伍六七。




皮皮限坐在蓝胖子身边,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言不合幼儿园吵架的两个人。

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我就知道!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那我拟个合同,后天之前你来总部这边签一下字吧,有时间吗?】


【Alex:有】


【蓝胖子嘤嘤怪:ok,等你哦(哆啦A梦叉腰wink.jpg)】




Alex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,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。跨平台3在暑假期间举行,他不会耽误学业,训练时间自由。




他们终于可以并肩作战了。




上辈子gr是他的荣耀,就如同现在他在心底许下的承诺。




不就是从头开始吗,榜上没有成绩,那就冲榜,在职业圈没有地位,那就比赛。一切怀疑,恶意,辱骂和污蔑,在成绩面前都会自然地化为乌有。




他Alex从来没怕过什么。




只要他在,冠军就永远是他的东西。




他要做毫无争议的第一,为了gr,也为了自己。




但人生路不会永远平坦,过于傲人的成绩必定会引来猜忌,还没过凌晨,贴吧突然带起了一股节奏,出贴一小时,已经被实时跟帖四千楼,这是职业圈史无前例的一场空降热搜。




【心机婊,说出你是谁?——浅谈十八线娱乐主播战旗丶Alex】








tbc.




要和gr见面啦


要和网友撕逼啦


队长和小屠夫终于要发展感情线啦

评论(43)
热度(505)

© 无知者海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