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

【蓝A】听说我屠夫打的菜?-3




【蓝莓qwq请求加为好友】




Alex揉揉眼睛,看着这个id半天想不到这人是谁,加他做什么。这个世界的自己之前混的屁都不是,菜到连粉丝都不屑于加他好友,现在冷不丁蹦出来个好友申请挺新奇,他鼠标一点,给加上了。




【蓝莓qwq:你好】


【Alex:你好】


【蓝莓qwq:我是GR的蓝莓】




哟。




Alex乐了一下,这什么意思啊,他怎么不知道gr什么时候有这号人了。




【Alex:?】


【蓝莓qwq:没事儿,就认识一下哈哈哈哈】


【Alex:你认识我?】


【蓝莓qwq:不认识啊】




........




【蓝莓qwq:你不认识我?】




我为什么要认识你?




Alex看着这条疑似挑衅的消息沉默了下来,他懒得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人,不管是上辈子,还是现在。




想秀优越去公屏秀,没事儿闲的找到他头上做什么,他还是个四阶小可怜,忙着冲榜呢。




【蓝莓qwq:一起玩两把吗?我开直播呢,你教教我怎么玩野人吧QAQ】


【Alex:我不会啊】


【蓝莓qwq:我看你前两天的录屏,不是玩的挺好的吗?】




这下Alex确定这人是来找茬的了,面无表情删除好友,继续匹配。




打了一下午的鱼塘局,除了有个先知玩的不错,其他都白的要命,没再碰见职业队小号反倒让他轻松了一天,没课,游戏还打的舒心,挺久没这么悠闲了。




还剩十分钟到晚间排位时间,Alex伸个懒腰调到首页准备直播,眼神又飘到好友列表消息栏。




GR丶蓝胖子,以一个在线的状态飘在列表最顶端,右边一个漂亮的蓝色勇士图标,这也是他列表里唯一的一个六阶。




盯着图标,Alex暗戳戳地想,这算是让我抱上大腿了吗?




【GR丶蓝胖子:你来了】




就是这个大腿有点儿话唠。




【Alex:嗯,准备排位了】


【GR丶蓝胖子:屠夫排位?】


【Alex:对啊】


【GR丶蓝胖子:今晚别忘了】


【Alex:哦】


【GR丶蓝胖子:ojbkk】


【GR丶蓝胖子:排位加油!】




“诶诶诶,他同意了,”蓝胖子从一个懒洋洋的状态里苏醒过来,蜷在电竞椅上的腿碰碰左边的马克,“我就说他能同意吧。”




“行行行,队长说的对,”马克正等着排位,烦他烦的要死,“说完了没,我要开直播了。”




“拉我,”蓝胖子把腿收回来。




“又是一年转会日啊,”一茶从对面的电脑后探出头来,“下周就报名了,队长别忘了联系官方要表。”




“不能忘,现在就差...”蓝胖子话说到一半,低头去摩擦光滑的键盘。右手抚上电脑桌上立着的战术报告,暗自琢磨。




“就差第七个人了?”皮皮限轻巧地替他说了出来。




“不急。”蓝胖子笑。




“哼。”马克冷哼,“我看你是挺急的。”




“急不急,就看今晚了,”胖子打开直播,其他gr成员闻声也跟着动了起来,“我现在....可是背水一战啊。”




老队坐镇,新队顶上,无数年轻人渴望这个舞台,可冠军永远只有一个。车轮战术,明星战术,遛狗战术,越来越多的新操作出现在比赛场上。跨平台3报名日越来越近,愈加疲软的老牌战队还在坚守着心中的一丝热血,谁会成为gr的新鲜血液?没有人知道,答案只留在蓝胖子的心里。




超话粉丝心急如焚,贴吧黑粉步步紧逼,谁都知道这第七个人会左右gr战队的命运,选人一定要慎重再慎重。




他们不再年轻,亲眼见过很多老牌战队的陨落,一失足成千古恨,不小心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落井下石是人们的最爱。




可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尊重队长,不管是原阵容顶上,还是角色池略浅的蓝莓,亦或是这个横空而降的娱乐主播Alex。




这是他们作为队员最起码的信任,以及这几个大男孩的最后一份天真。




还记得最初的那份信念吗?




我们要一起创造一个电竞王朝啊。




晚上排位打的很顺,不知道是因为心情好还是什么原因,在一个弹簧手出门之后,马克在旁边儿瞧了蓝胖子一眼。




“你也觉得吧?”蓝胖子眯眼看赛后数据,“这个杰克不太行。”




“我觉得还行,”马克说,“是不如中午的那个人行。”




蓝胖子惊讶地砸砸嘴,的确,操作没有Alex犀利,反应也没那么快,打着有那么点儿轻松的感觉。




靠啊,膨胀了。




“我真他妈是服了,”他一个泄气陷在椅子里,“你说比赛前遇到那么个人,是幸运还是不幸啊,这不玩心态呢吗?”




“我们蓝总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,这他妈就是爱情啊。”猫子在左边偷偷笑,弹幕刷的飞快,都在问猫子发生了什么。




“发生什么了?爱情来得快,就像龙卷风。”




“滚。”蓝胖子白他一眼。




“那你不要他不就得了?”马克闭麦说。




“不要便宜别人去?”蓝胖子想着想着也闭了直播间的麦,长腿一蹬坐直了,“我想了一下午,今晚看看他蜘蛛玩的怎么样,要是和杰克一个水平,gr就签他。”




“哎哟祖宗啊,机箱让您这么踹早晚废了,”猫子说,“蜘蛛应该不用看,是个人都能打好吧,主要是看看别的,皮皮不擅长的屠夫,能互补最好了。”




“你们就这么确定人家会来?”一茶又探头,“下午看了那么多资料和视频,他玩直播将近两年,一直都是娱乐主播,不交朋友也不露脸啊,而且他动态里有...。”




“那是以前,”蓝胖子打断他,“那是他没碰见我。现在我来了,我要他,他就得来。”




“诶哟卧槽啊美的你,”马克乐了,点进排位,“那人家要是就不来呢?”




“不可能,就不来,那我就,我...”蓝胖子一拍桌子,然后又甩甩手,琢磨一会儿,“我就给他涨工资,猛涨,钱海战术!他不爱比赛,他还不爱钱吗他?”




伍六七无语地看他。




“看我?还看?到时候还得靠你拉人呢,大明星收服一下自己的小迷弟,不难吧?”蓝胖子笑嘻嘻地磨着虎牙看向伍六七。




“那我得考虑考虑了。”伍六七闻言膨胀,仰着脸躺下去,“怎么着啊,我有迷弟你嫉妒?”




“嫉妒啊,嫉妒死了,怎么不是我的人呢?”




嘴上打趣,其实蓝胖子心里尤如明镜。放在职业圈里都不逊色的实力,从大开大合又冷静稳健的操作中,他好像可以通过屠夫看见那位小主播的样子,认真又放纵,仔细品味还有些狂妄的意思。




他不是甘于平凡的人,他不该只坐在电脑后面玩什么娱乐游戏,而是应该站在更大更宽敞的地方,那里有灯光,有欢呼,有并肩作战的队友,有至高无上的荣耀。




他们这样的人,自始至终,都将永远追逐着自己心中的Glory。




“出息。”




不想和他再贫,马克准备打开直播麦:“还有蓝莓那孩子别忘了,粉丝挺多,听说在平台有人。”




“再说吧。”一提起蓝莓蓝胖子就烦,技术一般,心眼儿倒是挺多,他本来也没用多少心思应付这人,“我说过,出事儿我一个人扛,打这么多年比赛什么样的人没见到过,我他妈还没怕过谁。”




“你可少给我扯犊子了,什么叫你一个人扛?”马克大骂,“我们不都在呢吗?”




一晚上的战绩很好,gr人类平均每人升了六十分,皮皮以超过屠榜第二三颗星的成绩傲然挂在榜顶。实际上这个成绩自第一赛季开始就没有变动过,皮皮限是真正意义上毫无短板的王牌屠夫。




下了排位,弹幕刷过去一片,今晚是训练赛还是团综娱乐?gr可以一起玩那款新出的恐怖游戏吗?csgo藏猫猫很久没玩了吧?




“今晚打训练,”蓝胖子懒洋洋地敲开消息列表,“给你们看看从未尝试过的屠夫全新体验。”




他要约的人正在游戏中,蓝胖子拿手机打开Alex的直播间,看见这人正操控蜘蛛打最后的开门战。




双眼闪着一刀斩的红光,残血医生在板后给自己打针。蜘蛛一个架丝过去,给自己铺上一道高速公路。过快的移速压迫下,医生慌张落板,被蜘蛛一个隔板刀抽死,游戏结束,屠夫大获全胜。




“真漂亮啊。”皮皮在后边儿自言自语。




“打的确实果断,”蓝胖子敲敲手机壳,“刚才要是我,在医生落板的一瞬间可能会往回躲一下,太容易被砸到了。”




“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。”皮皮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“该干活了?”




“来会会咱们小蓝哥的心上人。”一茶摩拳擦掌。




“别闹了行吗,知道什么叫吊桥效应吗?”蓝胖子又一脚蹬上机箱,这是他从出道开始的坏习惯,觉得自己特酷,事实上也确实很酷,就是废钱,踹坏好几个了,“我真弯了,你们负责好不?”




“队长,你看我们谁过得去,选一个便是,个人感情私下处理,何必上升战队呢?”一茶直播上演苦情剧,弹幕刷过一片笑哭。




蓝胖子面无表情开麦:“我宣布从今天开始,一茶不再属于gr。”




生活怎么总是为难我这个小可爱.jpg




【GR丶蓝胖子:排位结束了?打的很好啊】


【Alex:谢谢】


【GR丶蓝胖子:来?我拉你】


【Alex:行】


【GR丶蓝胖子:进yy吗?】


【Alex:不进】




身后的马克大笑,拍着蓝胖子的肩膀回座:“诶我操笑死我了,百万人气战队队长直播被冷漠,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!”




“打你的得了。”蓝胖子脸一沉,随后自己也没忍住笑起来,左手撑着下巴去拉列表最顶的Alex。




结果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消息正巧跳上来,好友顺序改变,鼠标点下,拉了个其他人。




【蓝莓qwq:蓝总,我来直播间串门了!】




.......




蓝胖子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明眼人都看得出是故意的,你来直播间就弹幕说话,游戏里说个卵。




【蓝莓qwq:蓝总你拉我?今晚我也训练吗?】




不他妈是你自己把消息顶上来的吗,装你妈呢?




看向弹幕右边的狂欢,一些战队粉已经刷起了期待训练赛,还有不知道哪儿蹦出来的什么双蓝党正在暗戳戳刷cp。




啧,碍眼。




“刷cp的都禁了,我不爱看这些东西,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蓝胖子沉着嗓子说,弹幕一瞬间安静了两秒,然后又谈起别的话题。




【蓝莓qwq:我来啦,咱们先来一把?】


【GR丶蓝胖子:行】


【GR丶蓝胖子:玩什么角色?】


【蓝莓qwq:今天我玩约瑟夫吧,晚上排位手感挺好的】




又是约瑟夫,永远的约瑟夫。蓝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气,看向旁边gr的其他人。




大家的目光掺着无奈。




他们明白蓝胖子为什么迟迟不签蓝莓,英雄池浅是一个问题,最根本的原因,还是他不知进取,永远躲在舒适圈。嘴上保证说着练其他屠夫,实际呢?排位记录一竖列的约瑟夫。




你的承诺就这么不值钱?马上跨平台,现在这个成绩,谁给你的勇气在gr面前自荐?




蓝胖子又不自觉地想到那个人。




自相遇到现在一共四次比赛,一场排位三场solo,用了三个不同类型的屠夫。




纵观第五屠榜,除了皮皮限和mip战队的域火这两个英雄海,谁还敢在一个六阶顶尖勇士面前这么变着花样地换屠夫玩?




这不是炫技,这是实力,对各类屠夫绝对的了解和掌握,通过求生者的阵容来改变自身角色,就可以做到绝对的属性压制。




毋庸置疑,一个顶尖的进攻手,本身也会是一个优秀的军师。




【GR丶蓝胖子:我们这边有个人先打一把,你来观战吧】


【Alex:行,拉我】




进入观战席,Alex看见gr众人一个个地出现在准备界面。这时候他直播间人气已经破万,有人问他这个gr是真的吗,是本人吗,为什么主播在和gr排。




“没什么,随便玩玩。”Alex和弹幕互动一句,眼皮一抬,看见那个有点儿熟悉的id。




屠夫准备席上是个叫蓝莓qwq的人。




“这个蓝莓,有点儿眼熟啊?”鼠标在id上轻巧地转了几圈,Alex垂眼看向弹幕,然后了然。




“gr准屠夫?蓝莓?”




Alex终于想起来了,这是下午那个加他好友,说话带刺的小孩儿。




“厉害厉害,能进gr的都厉害。”Alex笑着和弹幕聊天,“这个人擅长什么屠夫?嗯,约瑟夫啊...其他的呢?”




弹幕这时候貌似已经有蓝莓的粉丝渗透进来,嗷嗷着蓝莓的约瑟夫是白月光,听到Alex的这个问题反倒是愣了一下。




蓝莓最强约瑟夫啊,其他屠夫也都....




等会儿,我们莓宝还擅长什么其他屠夫?




“都擅长?嗬,全能型玩家啊,怪不得gr要他。”Alex懒洋洋地歪在椅子里,看见准备席右上角的队内消息。




【蓝莓qwq:蓝总,你们不在第五yy吗?】


【GR丶蓝胖子:我们在自己的yy】




Alex挑眉,稍稍歪了一下头。




这蓝莓真的是gr准屠夫?混了这么久yy号都不知道?他认识蓝胖子两年,这人就从来都没这么冷漠过。




蓝莓还没准备,应该是在打字想说话。




【GR丶蓝胖子:开吗?】




又是一阵沉默,蓝莓那边点下了准备,进入游戏。




不得不说,蓝莓的约瑟夫确实很优秀,甚至比得上他以前看过的韩国选手。




开局运气好,摄像机就刷在脸上。第一个镜像打倒两个挂上一个,耳鸣排得快,出刀干净,找人直觉强,几乎聚集了榜上约瑟夫玩家的所有优点。




但缺点也很明显,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,Alex看的很清楚,他有一个最致命的缺陷,那就是回牌之后的第一时间无法清楚判断求生者位置。




约瑟夫这个暗杀型角色,玩的就是微操。并非像大多数主流屠夫追求果断和压迫,计谋才是他最强大的武器。什么时候拍照,进出镜像的时机,踩脚印与回牌的配合,这才是约瑟夫最核心的玩法,也是玩家最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


而蓝莓显然忽略了这些细小的微操,他靠的是闪现抓人,刀刀压迫,玩法稍偏向蜘蛛杰克,说白了还是没把约瑟夫研究透。




事实上,像约瑟夫女巫这种角色,也没几个玩家能掌握到十全十美的程度。大家平时最常接触的就是排位,有研究刁钻角色的时间,还不如多打几把蜘蛛杰克冲榜,挣钱才是硬道理。




所以,他们也就自然没有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资格。




想偷懒又想获得荣誉,这个世界上哪他妈有这么好的事儿?




约瑟夫挂飞伍六七的咒术师,蓝胖子用弹簧手飞进地窖,三杀。




“怎么样?”蓝胖子看向身旁一直在观战的皮皮限。




“镜像比上次有进步,能看出来研究过,”皮皮限说,“牌玩的不行,但作为bo1出场,足够了,要是...”




“皮皮!”马克在旁边儿打断他。




“我就说说,”皮皮笑,拍拍马克的肩膀,“我不会是gr永远的首发,gr将来也不会只有我一个屠夫,看的远一些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


“我没那个意思。”马克嘟嘟囔囔地说,又回头找伍六七去了。




蓝胖子看向皮皮限的眼神有些闪烁。




这个男孩儿刚进入gr的时候才18,电竞选手最黄金的年龄,也是天赋最高的时期。他的出现如同一道惊雷,散落在系统还不算完备的游戏中,激起了多少年轻人的胜负欲。




两年过去了,从第一赛季到现在,他有过低谷,有过手伤,有时候排不到人,有时候比赛忙耽误时间。可这个人始终屹立于高山之巅,从未凋谢。




年龄在他这里好像从来不是问题,时光并没有消耗他对电竞的热爱,反倒让这种热爱沉淀得愈加强大,造就了如今神坛上的青年。




他的战术被无数人模仿,可谁都模仿不了他本人。




他的认真,他的执着,他的谦逊,还有他的...温暖。




他就是神。




可就在今天,神主动放下骄傲,他说,我不会永远站在这里,为了战队,我愿意与第二个人共享这份荣光。




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内心同样强大。




马克站在队伍的最后面,透过狭小缝隙看向泛着冷光的电脑屏幕,蓝胖子正打字和网上的人说着什么,皮皮限坐在一边,脸上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谦和。




“看什么呢你?”伍六七凑上来问。




“啊?没事儿。”马克收回目光垂下头,双手微微颤抖。




Alex,你有资格,和我们并肩作战吗?




你有资格,和那个人并肩作战吗?




【GR丶蓝胖子:来吗?】


【Alex:来】


【GR丶蓝胖子:打什么角色?】


【Alex:你想让我打什么角色?】




“又来了又来了。”蓝胖子笑的不行,“狂战士路过,庄园寸草不生。”




【GR丶蓝胖子:蜘蛛吧,打常规】


【Alex:行】




蓝胖子把Alex换进屠夫席,刚点下准备,右上角出现一条消息。




【蓝莓qwq:不知道Alex的约瑟夫怎么样呢?】




“这人,我特么,”蓝胖子气的话都说不明白,“我就操了,还好当时我没收这个逼,嘴真欠。”




“实力强的人都这样,独逼。”一茶在后面说。




【蓝莓qwq:玩玩嘛】


【蓝莓qwq:嗨,Alex在吗?】


【蓝莓qwq:你会玩约瑟夫吗?】




蓝莓一下子发了好几条消息,把后边儿的伍六七都看暴躁了。蓝胖子重重抹了一把刘海,私聊Alex。




【GR丶蓝胖子:不用管,咱们打咱们的】


【Alex:我后悔了】


【GR丶蓝胖子:?】


【GR丶蓝胖子:不打了?】


【GR丶蓝胖子:别生气,别理他】


【Alex:这局不玩常规,我打约瑟夫】




想玩刺激的?行。




那就让所有人看看,到底是谁不会玩约瑟夫。




没等蓝胖子有反应,旁边的皮皮限倒看得笑了一声。




“啊?”蓝胖子看向他。




“你觉不觉得,这人跟当年的你有点儿像?”皮皮限指着消息列表的最后一段文字,笑得特别开心。




游戏开始,佣香先魔,国家队常规阵容,随机地图摇到了军工厂。蓝胖子脑内的第一个想法是躲在面前的草丛里,结果还没跑两步,咔嚓一声,约瑟夫照相了。




“这什么运气啊,两局约瑟夫,相机都刷脸上了?”蓝胖子气得用鼠标拍桌子,“所有人爆点给我。”




四合院两人,无敌房一人,小房一人,屠夫应该刷在大门。




“我去修人皇,其他人修近处点机,屠夫到了爆点。”蓝胖子刚说完这句话,当当两声,镜像里正在修机的调香倒地,屠夫开启一阶技能。




“我倒大房,等会儿在大房的人摸我。”伍六七往无敌房跑,刚转到四合院,镜像里的佣兵又倒了。




“我去小房,你去大房。”蓝胖子冷静指挥。第一个镜像倒两个是常规操作,没什么可以惊讶的,只能说这个约瑟夫找人能力强。




但放在Alex身上,那就不一样了,这是蓝胖子一天之内见识到的他的第四个屠夫了,目前来看玩的很是得心应手。




屠夫玩的好,见怪不怪,怪的是每个屠夫玩的都这么好,那就不太正常了。




以前怎么没见着过他呢?蓝胖子把疑惑装进心里,专心打眼前的这场比赛。




Alex牛逼,那gr就要比他更牛逼。




谁还怕谁了?




镜像结束,伍六七操控他的调香倒在无敌房里准备自摸,刚摸到一半儿,约瑟夫高挑的身影轻悄悄地踱了进来。




“我进地下室了。”




“魔术修完机过来把我摸好然后补我的人皇,我去救。”蓝胖子倒在大房门口,被马克摸好之后用弹簧手往大房跑。




又一个拍照,正好卡在蓝胖子翻进无敌房之前。




约瑟夫悠悠地走上来准备打落地刀,蓝胖子一个技能弹进地下室,这是他多次训练过的,在墙角卡弹簧,能让弹簧比平时远三个身位的距离。




直接弹到调香的椅子上,约瑟夫离得还远,蓝胖子想直接救。




“调香下来直接进镜像救自己,我去修...”




“别救!震慑!”伍六七喊了一声,随后就是红光的降临。蓝胖子手一抖,佣兵向旁边迈了一步,被回牌而来的约瑟夫打成残血。




这约瑟夫牌玩的有点儿厉害。




蓝胖子咬牙救下调香,在带圈调香的掩护下冲出无敌房,调香被打,二十秒搏命后倒地。




“猫子,下一波给调香鸟。”蓝胖子抬头看,还剩三台,点机是够的,就看下一波的人能不能救下来。




电机修到过字,蓝胖子用弹簧飞过去救丝血调香。人被挂在无敌房外的椅子上,救下来就能进大房,蓝胖子要死命保他。




到了现在,约瑟夫的技能还没用,八成就是闪现。




金光弹过去,约瑟夫就在不远处等着他。两人在板前博弈,带着冷光的刀挥下来,眼看就要砍在佣兵身上。




蓝胖子鼠标轻甩,左手按动键盘,熟练地躲过一刀后弹向调香。




熟悉吗,让你空刀两次的人皇步。




结果红光又来了,约瑟夫又像之前一样精准地回牌到他身后。蓝胖子鼠标一松,约瑟夫鞭在了尸体上。




“不是只有你有六阶操作。”蓝胖子的舌尖抵着虎牙,他现在很兴奋,异常兴奋,肾上腺素猛然飙起。




这不像是新人与团队间的训练赛,倒是像极了赛场上的老对手,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了解,我的所有想法你都能猜透,一步一步错综复杂,最终都会被对方轻易化解。




可他们又像交往许久的老朋友,彼此磨练,彼此追寻,通过一场场的比赛互相进步,又在看到对方的优秀操作时抬起一道浅浅的笑意。




调香的身上套住蓝色小鸟,扛了约瑟夫一刀后帮助调香翻进大房,佣兵无伤救人,跟在调香后面扛刀。电机还有两台,只要再坚持六十秒,电机开完,他们就可以逃出生天。




蓝胖子随着调香翻进大房,一眼看见对面的约瑟夫开始蓄力刀。




“要闪现了!调香翻出去!”




果然下一秒,踏着金光的约瑟夫闪进大房,蓝胖子控制佣兵像即将落下的刀上撞去。




这一个擦刀可以拖延不少时间,够调香转点到另一个窗子了。




蓝胖子抬起嘴角,这就是他一直渴望的胜利后的满足感。




结果下一秒,笑容就僵在脸上。




本来应该残血的佣兵安然无恙,本应该擦刀的约瑟夫闪着一阵蓝光消失不见,本应该转点逃走的调香师轰然倒地。训练室里只响着伍六七的一句骂声,随后就是久久的沉寂。




“刚才,什么操作?”伍六七懵了,他刚才正在往外转点,面前突然一黑,随后就是自己倒地的声音。




自己没有多活一秒,甚至连出刀的时间都没有,约瑟夫出现,自己倒地,这之间顶多只差出零点一秒。




“什么意思?他不是闪进去了吗?”伍六七看了眼地上纷乱的脚印,“我操啊,约瑟夫还能这么玩?”




蓄力刀闪进大房,又紧接着回牌来到大房外的调香师面前,没有一丝犹豫,卡在蓄力刀的最后一个判定时间带走残血调香。




精彩。




极限操作,太漂亮了,这才是真正的约瑟夫,与求生者相互预判,彼此琢磨,这是只有顶尖对决才能出现的画面。




皮皮限微微挑眉,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。




“最后两台怎么一直没亮?”蓝胖子目送调香起飞,往沙包方向跑。




“刚才镜像结束把进度推回去了,小房还差一半。”猫子按下一个完美qte。




“我没护腕坚持不了多久了,”蓝胖子看见越来越近的约瑟夫,“我倒了,猫子修完小房来救我,魔术补沙包。”




把佣兵挂上四合院的椅子,约瑟夫拍完照去干扰沙包电机。




“我操!”马克嚎了一嗓子,他被约瑟夫震慑了。




“这预判走位,我服。”马克看着约瑟夫把自己挂上椅,又晃悠回四合院,“猫子救胖子,胖子救我。”




“先救马克,马克离得近,”胖子看向远处的猫子,“去卡废墟板,他玩约瑟夫总不能头铁了吧?”




Alex的确没想头铁,因为约瑟夫最强的不是压迫流出刀,而是玩牌。




猫子在板区被约瑟夫平砍一刀,残着血向沙包板区冲,眼看着约瑟夫逐渐接近,猫子一个走位卡进面前的板子。




一回头,约瑟夫不见了,他早早地进了镜像。




猫子没由来的有点儿慌,未知才是人类恐惧的来源,不知道敌人在哪儿,不知道敌人何时会出现,离马克的椅子只有最后几步,他要是死了,这局就输了。




猫子一咬牙,回头向窗子跑,如果约瑟夫预判他会翻板,那他就反向心理,等卡完这个窗,没有闪现和回牌的约瑟夫只能平A,他有弹板加速,只要救到马克,剩下一台电机修完,他们还有平局的可能。




翻过窗子,冷锋落下的声音,猫子浑身都打着冷战。




恐惧震慑,先知直接倒地。




约瑟夫预判了他的预判,在镜像中回牌又走出镜像,正好来到正在翻窗的调香面前出刀,胜利属于屠夫。




毫不犹豫,他就像个自信的王者,所有求生者都只会走在他的棋盘中,被操控着一步步引向失败。




这是一场迅速的对决,在主流的失常约瑟夫里算是最凶猛的打法。可Alex的约瑟夫又纤细,带着无数细节微操,随着对局的推进一点点展示给所有人。




伫立在沙包中的高挑身影是那么冷静,他用最平和的态度和最狂傲的成绩告诉对手,看见了吗,约瑟夫,就该这么玩。




现在,蓝莓,你还有话要说吗?




游戏退出后,训练室没有人说话,蓝莓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了赛局。蓝胖子的眼睛直直看向电脑上的迷失,眼睫微颤。




最终,是皮皮限打破了沉寂。




“gr需要他。”他轻声说。




马克一愣,就像被惊醒了一样看向皮皮限。这个温柔的少年,此时的声音也十分温柔,没有惊讶,没有怀疑,他永远都是这么温柔。




但那双瞳孔中燃起的火却是藏不住的,马克看见他眼中的欣赏,期待,或许还夹杂着一丝满足。




他松了口气后靠在椅子上,任由双肩埋在柔软皮革里,双眼微微垂下。




马克在那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


其实神也会孤独。




他也会累,也会疲惫。当一个队伍只有一个人能撑起大梁的时候,那个人就不会退缩。




可他偷偷躲起来抹泪的时候,谁能看到呢?没有人会看到,他不会让其他人看到。




神不是放下了骄傲,而是找到了同伴。




从此高峰不再寒冷,责任不再沉重,这世上最温暖的火光,名叫分担,最强大的力量,名叫陪伴。




“牛逼,这是真的牛逼。”猫子在后边儿猛地一拍桌子,“拉他,必须拉他。”




Alex是怪物,是不显山露水的怪物,排行榜可以藏拙,但实力不会,他本该登上高峰。




【GR丶蓝胖子:非常精彩!】


【GR丶蓝胖子:打的太好了】




一连收到两条消息,Alex随意地甩了甩手,笑了一下。




是很精彩。




他自己也知道精彩。




因为这样的操作,不是他一个人努力的结果。




上辈子他是gr的王牌屠夫和教练,所有打法和博弈都在队员的训练和摩擦中慢慢琢磨,优秀的人永远优秀,他强,gr更强。




这份成绩,本就独属于他们七个人。




许久的静默以后,电脑上叮咚一声,Alex的双眼慢慢睁大。




时间线仿佛在慢慢重合,透过这短短的一行消息,Alex看见了上辈子那个醉了酒的青年。明明说话没什么逻辑,但就是让他安心,这个人有着让人信赖的能力,他是天生的领导者。




就是这样的蓝胖子,让上辈子生性冷漠的他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踏进一个全新战场,和几个同样生涩的少年人,走上一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电竞之路。




屋子里很热,脱下外套,眼睛不自觉地眯起,Alex右手抚过刘海,愣愣地看向冰冷屏幕上的字。




【GR丶蓝胖子:你愿意加入gr吗?】










tbc.


评论(54)
热度(577)

© 无知者海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