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

【蓝A】听说我屠夫打的菜?



#穿越爽文,gr最强职业队设定,其他战队和选手皆为虚构,且没有原型,不要自行带入#



Alex洗了把脸,打了个喷嚏之后精神了。




周五选修下的早,他回家睡了一觉,一睁眼睛天都黑了。脑袋睡的有点儿懵,只能看见时针好像在往九字跑。




一时鸽一时爽,一直鸽一直爽,反正也不冲榜,随便打打。




照例打开直播间,Alex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,8:54,迟到了一个多小时,排位时间都要过去了,最多还能打一局屠夫,人类倒是能排两把。




“不好意思大家,今天睡过头,就不偷懒修机了,打把屠夫,正好练练杰克,最近手感有点儿差。”Alex懒得开弹幕助手,直接点进排位,还没来得及看清预计排位时间,直接就排上人了。




“今天好快,是有谁没上班吗。”Alex嘟囔了两句,点击准备进游戏,对面坐着的四个陌生名字让他愣了一下。




这几个名字太陌生,不是没听过的主播这种陌生,而是....




这明显是四个路人,连直播平台的前缀都没有。




Alex打第五人格一年半,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什么意思?今天不是新赛季啊,怎么会排到素人,排位机制又改了吗?




正想着,对面一个id叫遛狗我最爱的人说话了。




【遛狗我最爱(前锋):开局追我。】




Alex看这个id没说话,内心笑了一下,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前锋我追你?有毒。




【柠檬芦荟冻0.0(医生):屠屠追他吧,我做医生推演,求佛呜呜呜】




Alex一口茶艰难地咽下去。




这都什么低端局的惊人发言?大家都是六阶的人,说话成熟点儿。




进游戏,红教堂老家。Alex琢磨着好像有什么不对劲,挺违和的,但被开局的耳鸣引去了注意力,他一眼就看见藏在花园椅子后面蹲蘑菇的原皮医生。




杰克晃晃悠悠走上去,给了个雾刃后接了一刀,医生原地扑街。




“.....”




Alex不知道该说什么,直接把人挂在大门椅子上,还没来得及插个眼,就看见从墓地远远冲过来一个前锋。




实体刀直接断了球,前锋还被卡位了,两秒钟的擦刀一过,后撤一个雾刃,前锋暴毙,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。




Alex挑了挑眉,在他面前插下一个眼,晃晃悠悠在教堂大门守尸。




医生被生生挂到起飞,挑起前锋挂在教堂地下室,Alex去找在远处修人皇的魔术。隐身飘过去,魔术一个分身要走,Alex下意识在最近的身位挥出一刀。




挥早了,没提前预判,今天手感确实是差。Alex啧了一声,然后愣住。




恐惧震慑,这魔术完全没走位。




这回是个人都知道不对劲了,医生死于蹲蘑菇,前锋没卡半就来救人还被半路截下,魔术直接被平地恐惧。抬头一看,电机还剩四台。




打成这个逼样,Alex自己都乐了。




这些求生者是平时他排位的水平吗?显然不是,Alex估计这些人顶多也就三阶。




最后一个调香飞天的时候,Alex结束游戏,排位首胜加14分,系统给加上一颗星星,屠夫战绩三阶三。




他终于知道刚开局时候那股违和感是什么了,这局没有ban位。




三阶三?什么东西,他上错号了?退出去确认了一下,不是Dana,就是Alex,他打了一年多,战绩累累的账号,战旗丶Alex。




Alex稍稍愣了一会儿,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就看见赛后疯狂闪消息。




【遛狗我最爱(前锋):垃圾】


【遛狗我最爱(前锋):炸鱼的垃圾?Alex?听都没听过,十八线主播装你妈呢】


【遛狗我最爱(前锋):狗东西,敢不敢再开一局,我遛的你叫爹】


【遛狗我最爱(前锋):还做动作,你等着上贴吧吧,你要火了】




做动作?他在说那个插眼吗?




平时Alex完全不会理这些赛后消息,但这会儿他脑袋有点儿懵,没转回来弯,就这么盯着消息和自己三阶三的账号愣了一会儿。




弹幕可能要吵起来了,Alex打开弹幕助手,并没有原本预计飞到模糊的弹幕,而是寥寥几个晚上好,有人说他今天状态不错。




还有一个特别扎眼的弹幕。




【你要卫生纸吗:今天打屠夫?没意思,走了】




什么情况,他一个榜一屠夫,被说玩屠夫没意思?这个世道怎么了?




还没思考出怎么回应这句话,卧室门被顶开,杂毛花菜悄悄走进来,仰着小脑袋和Alex对视,然后咪了一声,蹭蹭他的裤子,在脚边卧下了。




花菜有这么黏人吗?超话里的猫狗相争是笑话?




太多消化不了的东西摆在眼前,Alex握着鼠标的手有点儿抖,又表面淡定地喝了口茶。




聪明如他已经意识到,自己可能不在原来的世界了。




好吧,他Alex也是看过很多穿越爽文和动漫的,哪个男孩小时候没做过一个逆转人生拯救世界的梦呢?




Alex在直播间说了一句明天见,弹幕没什么反应,估计是没人看。他点开自己的好友列表,一整排都是陌生的名字,往下拉有几个高中同学,还有些别的平台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主播。




这些估计就是他...这个世界的他的朋友吧。




列表翻到最底,鼠标又慢慢划上来,不意外的没看见gr和其他战队的成员。




Alex不知道他穿越进来之前的这个自己是什么样的,但能简单推测出来,不冲榜不社交,可能是懒得打也可能是没实力。平时播播人类和屠夫低端局,也没什么人看。




玩娱乐局都没人看,真惨啊。他在内心偷偷吐槽,又感觉此时的自己有点儿可怜。




一觉睡回解放前,工资战队和朋友都没了,三无少年啊,属实男默女泪。




采访一下我们的Alex,你想对周五回家偷懒,睡一觉然后就穿越了的自己说些什么?




现在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。




你妈的,为什么.jpg




虽然穿越了,可是饭还要吃,觉还要睡,课也要照常上,周围的同学倒是没怎么变,还是那个德行。周六早上上完选修正好十一点,他坐上公交回家,还有十多分钟准备排位。




简单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战绩,除了昨晚自己打的那一把屠夫,之前的大都在玩人,尤其喜欢毒瘤角色,什么冒险家律师还有最近的野人,反正什么魔玩什么。




毒瘤!憨憨!




我生气起来连自己都骂。




但仔细看了眼战绩其实还可以,求生者排位四阶一,胜率百分之七十二,放普通的娱乐主播身上是足够了,再努力冲一下五阶,赛季末成绩能很好看。




但他不是普通的娱乐主播。




打开直播间,弹幕还是照样几句中午好,Alex乐着回了几句,打开游戏开始排屠夫。




“今天打屠夫,练蜘蛛杰克。”




【音尚上:昨天的杰克挺秀】


【塞巴斯蒂安静点儿:又打屠夫?前几天不是说周六玩野人吗?】


【你要卫生纸吗:取关了。】


【一面小红旗:阿力克斯加油】




Alex看到最后一个弹幕,乐了,恍然间好像回到了第一赛季,那个大家都在琢磨游戏的时代。没有排名工资的拼死争夺,没有战队的互相抢资源,也没有粉丝间在论坛上没日没夜的diss。




当时所有人都在摸索,新出了个角色就兴奋的不行,Alex不和别人一起玩,也没认识后来的那些圈内朋友,刚玩直播的时候他不爱说话,直播间也是像现在这样,半天只有几个弹幕,最多的话就是:阿拉克斯又来抢星星了。




舌尖舔舔嘴角,这个段位没有互ban,Alex选择蜘蛛进入游戏。




圣心医院这个图是完完全全的人类优势图,很多无敌点,还有最让屠夫头疼的医院大房,错综复杂的结构和死角很容易让没有经验的屠夫玩家跟丢视野,最后被遛到怀疑人生。




由于昨晚的最后一把打得很好,这个号的隐藏段位上升了一些,排到的求生者也没有昨天那么小白,知道被追的时候往板窗跑。




这局的调香师是专门遛鬼的,看到自家机械师的娃娃被打之后主动恍上去吸引屠夫注意力。Alex操控的蜘蛛架丝迅速接近,他笑了一下,操控着角色从女神像往废墟跑。眼看蜘蛛出了一刀,他立刻放香水,然后回溯加速往窗户跑。




但是叮叮两声,调香愣了,他这不是回溯的加速,而是被打了之后的加速。他不是放香水了吗?怎么还会吃刀?




这人...Alex牵了一下嘴角,左手卡着键盘往前走。




刚才他就是虚晃了一刀想骗个香水,没想到这人直接放香水紧接着就回溯,这么笃定自己会出刀?连伤害都没看清就回溯了,挺自信啊。




架丝把残血的调香带走后,Alex在地下室门口守着,又打掉了一个娃娃。




没了娃娃的机械修不动,队里还有个文盲空军,一时间人类方的节奏焦灼起来。Alex远远看见从医院里翻出来一个空军,正想卡视角藏着进小木屋偷人。




蜘蛛冲上去,在树后面躲了把枪,卡双吐丝把空军一波带走了。




“地下室双人套餐。”Alex心情好地哼哼,结果还没等把空军挂上去调香就飞了。




“靠,一家人没法整整齐齐了。”




旁边儿弹幕刷了几行,有人说他玩的好,还涨了几个关注。




Alex看着想乐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。




三阶鱼塘局打得很快,他一中午就升上了四阶,最后一把准备打小丑找找手感。




排进去的时候,Alex看到对面有个双s,佣兵和魔术师。能把这两个角色玩上s级,那不可能是普通路人,应该是哪个主播练的四阶小号。




无所谓,谁来都一样,锤就完事儿了。




开局脚下就是推进器和风翼,Alex装上两个零件直接拉锯,这个段位不用他有什么心机,只要注意一下那两个s就行。




得,说什么来什么,大船旁边儿的海边就是在修机的魔术。看他接近也不拉距离,可能是觉得一个拉锯小丑不会直接抓魔术。




行,挺狂。




不是小号吗,让我看看你有多牛逼。




Alex舔舔嘴唇,鼠标一晃,从一个刁钻的角度过板,直朝着魔术推过去。




魔术被他吓了一跳,手上一个炸机,直接放出分身,小丑跟着他的脚印走,面前一个板猛然落下。




魔术好像已经笃定了他会直接切板,做了个动作以后往后跑,没想到小丑一个180度转身,又向反方向推出去,扭了个视角朝他追来。




“操啊,这都行!这种操作现在已经烂大街了吗?”魔术师的操控者双手猛点手机,翻过板子和小丑对峙。




来回博弈了几轮,一台电机已经被佣兵和调香合修完。小丑在一次转弯中滑了一下,眼看就要撞上旁边的木桶。




想来也是,这么狭小的空间,能在不断据的情况下坚持这么久已经很好了,况且这还是四阶。




等会儿...魔术愣了一下,他刚才没反应过来,现在才发现,这他妈是四阶局,这小丑....




他刚才是全力去博弈的啊。




就这么一个愣神,他看见小丑以一个微小的颤抖把视角晃回来了,然后又是一个转弯让自己远离那个木桶。




魔术眼睛都看直了,那个微小的颤抖让小丑在拉锯的同时后退了一下,系统是怎么判定的?随后的那个转弯,那是什么鬼?都能有二百多度了吧,这人的手是人手吗?




这是什么操作?四阶有这个技术?




他眼看小丑就要拉过来,愣愣地翻了个板,然后就被闪现震慑了。




Alex牵着魔术挂在海边的椅子上。这人在最开始和他的博弈很秀,保守估计有六阶水平,但刚才他那个翻板走位又很耿直,估计是没想到一个四阶小丑拉锯能拉成自己这样。




Alex在魔术面前上了个钻头,不远不近地等着佣兵来救。




耳鸣一直在附近,但却看不到人,这个佣兵藏得很好,快过半的时候才一个弹簧手冲出来,被Alex锤了个钻头后救下魔术师,完美卡半,电机还剩两台。




擦完刀,Alex条件反射去打佣兵,眼看着刀就要锤上他,这佣兵竟然原地一个人皇步躲开了,然后一道金光闪过,佣兵弹走。




人皇步?他一个杀鸡老屠夫,被人皇步了?




看着这有点儿熟悉的操作,Alex没时间想太多,一个拉锯去打魔术。




魔术用完两个魔术棒之后没能撑太久,又被挂在同一个椅子上,佣兵已经被摸好了,现在估计在赶来的路上。




原地上了个钻头和风翼,佣兵滑着一道风声出现在Alex的视线中,湖景村这个地图很黑,这人就这么闪着金光跑来,无所畏惧,一往无前,身负重要使命的救人位。




此时他的任务不仅是救人,还要牺牲自己来换二挂队友的命。




小丑最怕卡位,Alex一眼就看见远处的两个板区,无论是哪一个都能让魔术被救下来之后,由倒地佣兵卡在板子中间不让屠夫过去,拖延的时间应该刚刚好可以让队友修玩剩下的两台电机,大心脏起立。




现在局势在人类方手里,魔术被救下来,Alex这局顶多就是平局。




可他不想平局,他想要的不是平局,他想要获胜,大获全胜。




上一世这个游戏最初的时候,Alex每天都在兴冲冲地冲榜。一边准备高考一边偷偷打屠夫,刚开服半个月就冲上了前五。




二三四赛季连续登顶后,他不再热衷于争第一,大多数情况都是在保证工资的情况下多打出一个大获全胜。优秀的手速和技术让他一直保持在榜前,这种成绩让他厌倦。




可现在又有点儿不一样了。




这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他心中燃起了一把火,烧尽了瞳孔中最后的一丝餍足。他好像又成了那个刚从黎明杀机里走出来的小男孩儿,闷骚又好强,什么都要争第一,什么都要走在最前面。




没有人可以超过我,没有人可以俯视我。




娱乐主播?他要的不是这个。




三阶三?不是。




四阶?五阶?还是六阶?都不是。




他要的是第一,无可替代的第一,毫无争议的第一。




所有人都忘了他,那他就让所有人都想起来。




一百星不够就两百星,只要给他打,他就能赢。这辈子没有成绩,那就重新开始。什么时候都不算晚,上辈子属于他的东西,现在他都要一一拿回来。




风翼钻头打中佣兵,弹簧手被打断,最后一丝血的魔术马上就要起飞,佣兵猛冲上去营救。




Alex一个闪现出刀。




恐惧震慑。




他早说过,他要的是毫无争议的第一。




加了钻头的佣兵半天起不来,剩下的两个四阶人类就很好对付了,把两个人挂飞,Alex刚想回去找佣兵,结果就看见佣兵的状态从倒地瞬间变成逃脱。




游戏结束,大获全胜,只有佣兵逃出去了。




这人...是懒得自摸,直接爬到地窖了吗?




Alex看了一眼佣兵的id,乐了,怪不得既视感这么强。




哆啦B梦?




蓝胖子小号吧。




那另一个叫爱吃小龙虾的魔术师应该就是马克克。




怎么着,这个世界的gr是喜欢炸鱼的gr?没事儿跑四阶来干嘛,让他这个庄园花朵小屠夫承受了这个段位不该承受的痛苦。




我好柔弱啊.jpg




打完这局正好两点,中午的直播时间过去了,Alex准备继续打几局屠夫,他资料卡里的胜率太难看了,要刷一刷。




关于gr,回肯定是要回的,但不是现在。这一世的蓝胖子还不认识自己,战队也不会签一个四阶的屠夫打比赛,电子竞技,菜是原罪,等他先打上六阶了再说吧。




正想着这事儿呢,游戏界面右上角的好友图标出现了个红点。




【哆啦B梦请求加为好友】




Alex:.......点击同意。




【哆啦B梦:你好。】




Alex一挑眉,上辈子蓝胖子和自己打过很多场排位,挺熟,聊天大多时候都很随意,现在一下子正经了反倒有点儿不适应。




【Alex:你好。】


【哆啦B梦:小丑玩的很厉害啊!】


【Alex:谢谢。】


【哆啦B梦:我看你战绩不怎么玩屠夫啊?】




Alex左手撑额,看着这个消息沉默了,怀疑自己是小号?我把Dana甩你脸上啊!




【Alex:还好,人屠都玩。】


【哆啦B梦:人喜欢玩什么?】




Alex:....误会你了,不管哪个世界的你都如此自来熟。




要不怎么说第五交际花呢,主动才会有故事。




【Alex:都会玩。】


【哆啦B梦:厉害。】


【哆啦B梦:屠夫呢?】


【Alex:除了鹿头。】


【哆啦B梦: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】




Alex看了眼弹幕,这会儿已经有新粉在问他接下来要干嘛了。




“我玩会儿屠夫,然后就下了。”Alex回答,然后就想关好友消息。虽然和自己说话的是上辈子的老朋友,那也是上辈子啊,他们现在本质上还是陌生人。




自己也得直播恰饭啊。




【哆啦B梦:有兴趣solo一把吗?】




Alex看着这消息,觉得挺有意思。




【Alex:你这是在为难我小番茄。】


【哆啦B梦:知道你不只有四阶水平,咱们练练。】




Alex喝口茶,默默笑出了声。




【Alex:拉我。】






tbc.












评论(24)
热度(522)

© 无知者海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